Fanny和 Alex的“交流”世界

今天让我们来认识一下Fanny和Alex。

 

  • 请跟我们介绍一下你们自己

我们是来自法国西南部的一家四口,去年移居到了亚洲国家新加坡。我们实在不能满足于通过简单的旅行来了解外面的世界,我们希望更好更深更真实得探索和了解这个世界。

移居到了新加坡,于是我们第一次正式成为一个国家的外籍居民。虽然Alex和我(Fanny)从很久前就开始了“行走在路上”的生活状态,我们曾经独自一人,或两人结伴在世界各地旅行,甚至我们的两个小儿子在他们才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跟我们满世界跑。我们已经漫游了整个欧洲,踏遍了墨西哥和印度,去过黎巴嫩,印尼与新西兰,还有马来西亚,摩洛哥,日本和北美等等…

阅读更多

三岁半的小小翻译家

今天非常幸运,刚刚回到法国生活的主人 Erika 和 Romain 就在家招待了我们。下面是我们之间有趣的对话:

  • 请给我们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我叫Erika,上个月我和我的丈夫Romain离开生活了九年的新加坡回到这里。作为外国专家,我们当时为一家新加坡的大型建筑公司工作。我们的两个可爱的小生命-一个刚满四岁,一个两岁的男孩-也是在新加坡出生的。

阅读更多

感知和识别语音的差别能力 : 就在孩子1岁以前

婴儿们天生就是聆听者。在新生的最初几个月,他们就能辨别由人所产生的所有声音。这可不是一个可以小觑的本领:你我都做不到。一个典型的日本成年人分辨不出英文发音/l/和/r/的区别。一个典型的英国成年人无法识别出汉语中/ɕ/和/t͡ɕ/的微妙差异。本土美式英语中大量的/k/ 和/q/发音对于非印第安美国成年人来说也是很难区分的。还有加泰罗尼亚语中的半元音对比(/e/, /ɛ/)甚至对于说加泰罗尼亚语的成年西班牙人也是难以分辨的。 阅读更多

你的孩子会忘记一门语言吗?

莎拉和雷米的父母跟我们讲述了他们的家庭的语言的渊源。在这个家庭中,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说英文的南非人,两个孩子在这样双语的环境下自然长大。不仅如此,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两个孩子出生在印度,他们的保姆只说印度语。被印度语的环境所包围和感染,孩子们很快便熟悉和了解了这个全新的语言。过了几年,全家人从印度搬到了新加坡,这时姐姐莎拉5岁,弟弟雷米是3岁半。起初,两个孩子给每一个新加坡人打招呼都会用一句激情的“Namaste”(印度文的你好) – 即使是面对那些来自中国或马来的朋友。不久,他们发现自己的打招呼方式并不奏效,便渐渐改用大家更容易理解的英语来打招呼。在他们抵达新加坡6个月后的一个晴天,一个印度人用印度语询问他们的名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阅读更多

从上海到迪拜: 有着奇特经历的Gaelle一家的语言情结

今天我们开始我们博客的推出一个新的部分:“多语家庭”故事系列。每三个星期,就会有一个家庭与我们分享他们有趣的多语言体验。这个家庭还会从他们的个人媒体档案挖掘出真实图片。这个星期,让我们从 Gaëlle(葛艾拉),Jean-Baptiste(让巴蒂斯特)和他们的四个孩子开始。如果你也想在这一系列参与展出,欢迎联系我们。 阅读更多

语言教学方法在如何演变,为何这如此重要?

父母们,你们有没有想过教孩子语言的老师用的是怎样的教学方法?这些不同的方法随时间而演变,迎合着不同的需求,并且实现了不一样的结果。

许多年前,一个俄罗斯的老师回忆起以前他的一位最优秀的年轻学生,这个学生的成绩每次都是第一名。他是一个法国人,学习的俄语,他能够完美掌握和运用完美的语法,并装饰上无以伦比的华丽词汇。他只有一个非常小的问题 -这个问题小到从没有影响过他的求学之路,那就是:他完全不能够在俄罗斯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话和谈话。 阅读更多

您的孩子有语言天赋吗?

设想我们做这样一组实验:把一组不同背景的同龄人聚在一起,接受完全一致的语言教育。 由最棒的老师使用完全统一的教学方法;每一个参与者在同等条件下,在同等的激励下,花完全相同的时间学习;换言之我们可以认为参与者们对一门新的语言有着完全一致的求知欲和学习难度。 可是最后为什么总有人得以脱颖而出?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