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孩子比成人学的更好: 最新科学告诉你

普通人的观察和科学实验均已经证实,儿童比成年人更容易学习外语,并能达到更高的水平。这到底是什么原因?终于让神经学和心理学,为您提供答案。

神经学家的试图研究大脑和它发展到特定年龄所执行特定任务的能力。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有两个关于神经学的理论,探索说明年龄对外语学习的负面影响:一方面,理论认为学习外语对母语有干扰;另一方面,认为这样不利于大脑成熟。得到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们使用了这样的假设,他们认为大脑就像一个泥板,一旦刻上“第一语言”,变成石板后既不能擦除和重写,也不再加上外语。还有一种假设前提认为,一旦第一语言学会,人体学习机制本身会被完全拆除,以便重新分配组织神经–这种稀缺资源–用于其他任务。如今,我们已经知道,这些极端的解释很多是错误的,不完整的,和简单化的。

然而现在我们的科学已经更好的证明了,神经的可塑性及其随时间的演变性。神经可塑性,也被称为大脑可塑性,指的是改变由环境或体验的刺激所带来的神经通路的改变。每一个新的学习(无论是知识或技能)都会触发形成新的脑电路“通路连接”(神经通路),以传送和处理的信息。反之,长期不用或很少使用的”神经通路/连接”会消失,以优化的大脑处理功能。当我们经常性的使用同一条神经通路,那么这条连接会因为被长期大量使用,变成大脑“高速公路”,这边是思维习惯/思维局限的形成原因。

突触,对神经很重要,神经通路的建立靠着突触的连接,因此跟突触的个数紧紧相关。每个人在出生时,每个神经元(大约有一千亿个)有2500突触来使神经之间产生神经通路。在2-3岁,每个神经元突触数量增加到15000之多,这个数字是普通成年人数的两倍。没错,在发展早期,突触存在一个爆炸性生长的阶段,从而导致蹒跚学部的孩童其脑内的突触数量远远超过成人。实际上,神经网络有自然削减功能,突触的密度从在儿童期结束后,突触数量逐渐减少。此外,髓鞘形成(轴突的护套),帮助了对现有的神经连接提高有效性,但不利于大脑建立新的神经通路。因此,随着年龄的增长,神经可塑性却在无情地减少。这样的变化,对语言学习影响很大。更具体地影响顺序是,先影响孩子的基本感知功能,再影响语言学习能力,之后会影响较高的认知功能。

 

Hensch - Brain plasticity

根据大脑可塑性研究, 学习能力的敏感期连续地经历于:感知功能敏感期在早期幼儿,语言和运动敏感期在幼儿期,之后是高级认知能力敏感期 (数学,逻辑, 批判性思维, 等等…) (来源: adapted from Hensch, 2005,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大自然神经学2005年,亨施)

David Birdsong,是目前主要研究儿童学习年纪的人员之一。根据他的发现,首先,认知能力随着年龄的普遍下降已是常事,语言学习也不例外。其次,随着年龄的增大对母语的干扰也会增加 – 说明了语言的学习具有时效性。Chomsky,20世纪最著名的语言学家,他提出的“Chomsky’s Language Acquisition Device” (“Chmosky 的语言获取机能”),这个理论提出了一个概念 Universal Grammar (“普遍语法”) 的语言学习机能,只有小孩子这个能力最为显著和活跃,并且这种机能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消失。

社会心理原因在本质上和神经学完全不同,但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同样重要。孩子们见到新奇事物从不会觉得尴尬,因为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新的,因此没有什么是真的不正常的。任何新的发音,即使和母语的很不一样,也并不可怕。孩子真的能说出令人信服的正确发音,而成年人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表达强烈的情绪 – 这些外语发音是如此“怪异”!

更重要的是,孩子不会拒绝尝试。对于孩子们,即使不确定的时候,即使他们是错的,即使他们必须重新再来,他们也愿意尝试去做一件事情。此外,如果一个孩子答错了,其他孩子也不会批评对待他们,至少不会像成人对成人那么高的比例。至于成年人,他们可能会担心他们的社会地位被影响。对他们来说,母语的运用多么自然熟悉,能够衬托他们相应的社会展现,然而这种地位的展现有可能因为对外语的掌控不足而受影响受质疑。长话短说,过多的社会中的自我意识对成年人的语言学习有着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作用。

608-06158137

无论是学习环境的质量如何 – 这个话题将在稍后文章中加以探讨 – 儿童比成人更能够学好一门新语言,主要原因来自他们独特的神经系统和社会心理因素。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应该好好把握孩子语言的最敏感时期 – 它是如此的重要!

0 回复

发表评论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