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VivaLing featured in The AsiantParent : 5 myths about raising a multilingual child

Asian Parent VivaLing

Did you know that more than half of the world population actually grows up speaking more than one language? However, this doesn’t mean that raising a multilingual child is an easy task!

When considering giving your child the opportunity to learn 2 or more languages, whether you’re bilingual or not, you may wonder:

  • Am I doing the right thing for my child?
  • Is all this really worth it?
  • Will this have an impact on his/her well-being?
  • Am I asking too much from him/her?

Here are the Top 5 Myths you should know before launching into the fantastic adventure of multilingualism!

Fanny和 Alex的“交流”世界

今天让我们来认识一下Fanny和Alex。

 

  • 请跟我们介绍一下你们自己

我们是来自法国西南部的一家四口,去年移居到了亚洲国家新加坡。我们实在不能满足于通过简单的旅行来了解外面的世界,我们希望更好更深更真实得探索和了解这个世界。

移居到了新加坡,于是我们第一次正式成为一个国家的外籍居民。虽然Alex和我(Fanny)从很久前就开始了“行走在路上”的生活状态,我们曾经独自一人,或两人结伴在世界各地旅行,甚至我们的两个小儿子在他们才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跟我们满世界跑。我们已经漫游了整个欧洲,踏遍了墨西哥和印度,去过黎巴嫩,印尼与新西兰,还有马来西亚,摩洛哥,日本和北美等等…

阅读更多

你的孩子会忘记一门语言吗?

莎拉和雷米的父母跟我们讲述了他们的家庭的语言的渊源。在这个家庭中,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说英文的南非人,两个孩子在这样双语的环境下自然长大。不仅如此,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两个孩子出生在印度,他们的保姆只说印度语。被印度语的环境所包围和感染,孩子们很快便熟悉和了解了这个全新的语言。过了几年,全家人从印度搬到了新加坡,这时姐姐莎拉5岁,弟弟雷米是3岁半。起初,两个孩子给每一个新加坡人打招呼都会用一句激情的“Namaste”(印度文的你好) – 即使是面对那些来自中国或马来的朋友。不久,他们发现自己的打招呼方式并不奏效,便渐渐改用大家更容易理解的英语来打招呼。在他们抵达新加坡6个月后的一个晴天,一个印度人用印度语询问他们的名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阅读更多

从上海到迪拜: 有着奇特经历的Gaelle一家的语言情结

今天我们开始我们博客的推出一个新的部分:“多语家庭”故事系列。每三个星期,就会有一个家庭与我们分享他们有趣的多语言体验。这个家庭还会从他们的个人媒体档案挖掘出真实图片。这个星期,让我们从 Gaëlle(葛艾拉),Jean-Baptiste(让巴蒂斯特)和他们的四个孩子开始。如果你也想在这一系列参与展出,欢迎联系我们。 阅读更多

您的孩子有语言天赋吗?

设想我们做这样一组实验:把一组不同背景的同龄人聚在一起,接受完全一致的语言教育。 由最棒的老师使用完全统一的教学方法;每一个参与者在同等条件下,在同等的激励下,花完全相同的时间学习;换言之我们可以认为参与者们对一门新的语言有着完全一致的求知欲和学习难度。 可是最后为什么总有人得以脱颖而出? 阅读更多

只有孩子才能(真正地)学

事实证明:如果想预测一个人学习第二语言所能够到达的最高水平,很大程度上只需要看他开始学习这门语言的年龄。换句话说,如果想达到等同于第二母语的水平,就必须从孩子的早期进行第二语言的教育。幼儿的学习能力之强,令几乎任何一个成人都惊叹,并哀叹因为年龄递增突破自己极限变得越来越困难。同时,这也是所有科学家都同意的事实。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