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会忘记一门语言吗?

莎拉和雷米的父母跟我们讲述了他们的家庭的语言的渊源。在这个家庭中,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说英文的南非人,两个孩子在这样双语的环境下自然长大。不仅如此,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两个孩子出生在印度,他们的保姆只说印度语。被印度语的环境所包围和感染,孩子们很快便熟悉和了解了这个全新的语言。过了几年,全家人从印度搬到了新加坡,这时姐姐莎拉5岁,弟弟雷米是3岁半。起初,两个孩子给每一个新加坡人打招呼都会用一句激情的“Namaste”(印度文的你好) – 即使是面对那些来自中国或马来的朋友。不久,他们发现自己的打招呼方式并不奏效,便渐渐改用大家更容易理解的英语来打招呼。在他们抵达新加坡6个月后的一个晴天,一个印度人用印度语询问他们的名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两个孩子竟然沉默了很久,显然理解不了这个问题。他们的父母非常的困惑,在做了一些关于印度语的测验后, 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孩子们的印地文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愈多外籍人士家庭对这类事情非常熟悉,从不缺少这样的有趣事例。他们起初会因孩子奇迹般的语言学习能力而惊叹,之后却更加吃惊地发现,这第二语言遗忘的速度和学习的速度一样快。 弗朗索瓦·格罗斯(Francois Grosjean)写了一本书《双语》。在书中他分享几个这样的故事:小斯蒂芬(Stephen),在8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三种语言,后来却遗忘两个。Kai Fong的母语是粤语,5岁时候随父母移居到美国; 到了10岁,他却只会说英语,已经不再能够与长辈和亲戚成员进行粤语沟通了。

虽然如此,这些困惑的父母德心中往往都留有一个秘密愿望:那些被遗忘的语言是不是埋藏在大脑某处,并时刻准备着在适当的条件下重新出现?

为了正式解答这个问题,2003年 克里斯托夫(Christophe Pallier) 选择研究一些孤儿做个试验,这些孤儿在婴儿时期或幼年就被不同国籍的家庭领养。最后选定的研究对象是一些在3~5岁之间被法国家庭领养了的韩国孩子。这些孩子在一夜之间和韩语断绝了接触。现在已经成为成年人的他们,接受Pallier和他的团队的测验。该测试包括在很多其他语言中识别韩语句子的,或挑选出某个法语单词的正确韩语翻译。实验的过程中,受试者的大脑活动是由功能磁共振成像监测。根据每个实验和观察,这些韩国孤儿的结果与法国人的对照组进行了比较。结论是:两组受试者几乎没有区别; 韩国孤儿几乎对韩语没有保留任何记忆。唯一的区别是,孤儿在识别一系列韩国数字上比法国对照组好。

不过Christophe Pallier的其他研究证明了从早小接触第二语言的可持续好处,即使这种语言(或前文中的母语)似乎是会被“遗忘”的。从小接触语言对感知发音确实有帮助 – 这项研究的实验条件和前一个略有不同,孩子们持续地接触着第二语言,并没有机会遗忘。

鉴于这样的结果,行动呼吁是必要的。虽然幼年和童年是孩子学习第二语言习的最佳条件,但是如果不能维持,第二语言便会很快被遗忘 。它将会消失或几乎一去不复返。因此,孩子们必须持续练习!最后,通过ChristophePallier引用其他研究表明,如果语言一直在练习,直到青春期,遗忘的几率要低得多。 所以坚持练习第二语言吧,至少直到青春期。

0 回复

发表评论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